一个胆小的男生,为什幺愿意不顾一切去跳伞......
312 次检阅

本文摘自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,新经典文化出版。

TNL编按:底下歌曲为TNL编辑所挑选,可搭配故事一起服用。

我发现,有惧高症的大多是男人。我身边没几个男人敢坐云霄飞车,包括徒步穿越无人险境的一些户外运动爱好者。反而是女人,在弹跳球、海盗船、风火轮上面大呼小叫,激动得脸蛋通红。

何木子就这样。她身高一五五、大波浪捲,萝莉面孔,其实是外商主管。她胆大包天,挚爱这些高空项目,每天碎碎唸要去跳伞。

我亲眼见识她的能量,是和一群朋友在模里西斯一个度假村喝酒时。坐在酒店大厅,喝至后半夜,把啤酒喝完了。何木子说:「你们大老爷们继续聊,酒的事情交给我。」

我陪着她去买酒,走了近两百公尺到度假村超市。她买了两箱,我说你先走,我来搬两趟。她说不用,然后蹲下来,娇滴滴地喊:「我喳!」然后把整箱酒扛到肩膀,摇摇晃晃地搬到酒店。

朋友毛毛送她去房间,回来后说,何木子往床上一躺,一手揉肩膀,一手揉腰,「哎哟哎哟」叫唤了十分钟,越叫声音越小,睡着了。

*

在沙滩,我看到了更震惊的一幕。何木子穿着长裙,举着一个巨大的火把,比她个子还高,脆生生地狂笑:「哇哈哈哈哈!」疯狗般蹿过去,后面大呼小叫跟着七、八个黑人。我大惊失色,问旁边的阿梅。阿梅说:「何木子一时兴起,抢了黑人的篝火……」

何木子就是传说中的「暴走萝莉」。

阿梅嗫嚅地说:「我在生篝火,半天生不起来,被旁边黑人嘲笑了。我听不懂英文,反正他们指着我又笑又鼓掌。何木子暴怒,就去抢了黑人的篝火……」

我呆呆地看着阿梅,叹气道:「阿梅呀,你跟何木子究竟谁是男人啊!」

这两人属青梅竹马,在南京老城区长大,两家相隔狭窄的石板街道面对面。因为阿梅出名胆小,就得了这个娘娘腔的外号,之所以没被其他男生欺负,就是因为一直处于何木子的保护下。

*

何木子有段不成功的婚姻。她跟前夫古秦是在打高尔夫时认识的,相恋三年结婚。七月结婚,十一月古秦出轨,跟旧情人滚床单。被一个哥们儿在酒店撞到,古秦不认识他,结果哥们儿匆匆打电话给何木子,何木子当时在北京出差,小声说「我知道了」。

哥们儿嘴巴大,告诉了我。我查了查,查到古秦的旧情人其实也是已婚妇女。阿梅担心何木子,我就陪他赶到北京,恰好碰到何木子呆呆站在雪地里。她出差时间过一个星期了,可是不想回去。阿梅紧张得双手发抖,我叹口气,正要告诉她这些,何木子的手机响了。

她朝我笑笑,打开扩音。是古秦的母亲。

老太太很温和,说:「何木子,我对不起你。」

何木子说:「不,没人对不起我。」

老太太说:「怎幺办?」

何木子说:「交给他们选择吧。」

老太太说:「怎幺可以,会拆散两个家庭。」

何木子说:「是啊,但我们有什幺办法呢?」

老太太说:「他为什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?」

何木子脸色惨白,帽子沾满雪花,说:「是我没有照顾好他。如果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,阿姨你不要看不起那个女人,因为从这一天开始,她是你儿子的妻子。」

我注意到她已经不喊「妈妈」,改了「阿姨」的称呼。

老太太沉默很久,说:「木子,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。」

了不起?

暴走萝莉没有暴走,她挂上电话,对我们微笑。小脸冷得发青,那个笑容像冰里冻着的一条悲哀的鱼,而红色的帽子鲜艳醒目,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无比骄傲。

她扯下帽子,丢给阿梅:「冷,给你戴。」

阿梅戴上女款针织帽,样子滑稽。

*

离婚时,何木子一样东西也没要,房子,车子,全部还给了古秦。

很平静如常地过了小半年,大家小心翼翼谁也不去碰触,她与朋友照常谈笑风生,只是眼神底下有着不易觉察的悲伤。

一次在阿梅家喝酒。何木子看着天花板,突然说:「两个人至少有一个可以幸福。」

阿梅闷声不吭,但我觉察他全身发抖。

我用胳膊肘顶顶阿梅,阿梅支支吾吾地说:「木子,小时候你经常保护我,可我保护不了你。」

何木子斜着眼看他,接着暴走了。

她大叫:「我的确对他不好啊,没有耐心,他想要个温柔的老婆,可是我脾气差,别问我脾气怎幺差了,我告诉你,就是这幺差!」

她喊叫着,满屋子砸东西。

小小的个子,眼花缭乱地沿着墙瞎窜,摸到什幺砸什幺,水壶、相框、花盆、锅碗瓢盆……她气喘吁吁地推书架,书架摇摇欲坠,我要去阻止她,被阿梅拉住,他摇摇头。

然后书架倒了,满地的书。

何木子泪流满面,说:「我不知道,我就是难过,你救救我好不好?」

她蹲下来,抱着脑袋,哭着说:「你救救我好不好?」

这次暴走,几乎把阿梅家变成了一地碎片。

*

过了一个月,大家打算聚会,酒吧订好桌子。阿梅先去,我们到后,却发现坐了人,阿梅呆呆站在旁边。原来位置被占,阿梅不敢跟他们要回来。

何木子一字一句地跟阿梅说:「你不能老这样,跟我学一句话。」她顿了顿,大声说,「还能玩儿啊!」

阿梅小声跟着说:「还能玩儿啊……」

何木子一把推开他,走到那几个男人前,娃娃音声震全场:「还能玩儿啊!」

我们一起吼:「还能玩儿啊!」

警察过来请走了他们。

*

又过一个月,何木子请了年假。她的朋友卡尔在模里西斯做地陪,于是她带着我们一群无业游民去模里西斯玩。

玩了几天,深夜酒过三巡,何木子的手机震动。她读完短信,突然抿紧嘴巴,抓着手机的手不停颤抖。我好奇接过来,是古秦发来的,大概意思是:你和我母亲通过话?你怎幺可以没有经过我允许,跟我母亲说三道四呢?你还要不要脸?你懂自重吗?

我心中暗叫:「我靠,这下要暴走了。」

果然,何木子拍案而起:「他妈的,这样,我们明天去跳伞。谁要是不跳,我跟他没完!」

大家面面相觑,望着暴走边缘的何木子,不敢吭声。所有人头摇得像拨浪鼓,齐声说:「去你的,跳跳跳跳个头啊……」

*

第二天,在卡尔带领下,直奔南模里西斯跳伞中心。大家坐在车上,一个个保持着活见鬼的模样,谁都不想说话。抵达后换衣服,签生死状,接着坐在屋子里看流程录影,管春第一个出声:「真的要跳吗?」

何木子冷冷看着他,于是全场噤若寒蝉。

何木子在大家闪着泪光的眼神中,指挥卡尔拒绝了教练捆绑串联跳。

做了会儿培训,众人表情严肃,其实脑海一片空白,嗡嗡直响,几乎什幺都听不进去。我嘶吼着:「三十五秒后开伞!我去你们的大爷,啥都能忘记,别忘记三十五秒后开伞!晚开就没命了!」

管春哆嗦着说:「真的会没命吗?」

登机了。爬升到三千多公尺高空。我们一共六个人,配备了两个教练。教练一遍又一遍替我们检查装备,卡尔喊话:「準备啦,现在平飞中,心里默背要领,教练会跟你们一起跳。来,超越自我吧!」

何木子不屑地扫了眼大家,弓着身子站到机舱口,站了整整十秒,回过头,小脸煞白,说:「太高了,我们回去大老二吧!」

一群人玩命点头。

教练比画着,卡尔说:「不能输给懦弱,钱都交了,不跳白不跳,其实非常安全……」

教练来扶何木子胳膊,何木子哇地哭了,喊:「别他妈碰我,你他妈哪个空军部队的!我同学的爸爸是军区副司令,你别碰我,我枪毙你啊!别碰我我要回家!我靠,奶奶救命啊,模里西斯浑蛋要弄死我……古秦你个狗娘养的把我逼到这个田地的呀……我错了我不该跳伞的……我要回家吃夫妻肺片呜呜呜呜……」

这时我听到角落里传来嘀咕声:「还能玩儿啊还能玩儿啊还能玩儿啊……」

我没来得及扭头,阿梅弯腰几步跨到机舱口,撕心裂肺地喊:「还能玩儿啊!」

他顿了下,从胸口扯出一顶红色的女款针织帽,紧紧抱在怀里,用尽所有的力气喊:「何木子,我爱你!」

然后阿梅纵身跳了出去。他紧紧抱着红色女款针织帽跳了出去。彷彿抱着一朵下雪天里冻得发青的微笑,所以要拚尽全力把它捂暖。

我们听到「何木子我爱你」的声音瞬间变小,被云海吞没。

何木子一愣,大叫:「还能玩儿啊!有种你等我一下!」

她纵身跳了出去。

管春一楞,大叫:「还能玩儿啊!看来阿梅也要找个再婚的了!」

他纵身跳了出去。

毛毛一愣,大叫:「还能玩儿啊!春狗等老娘来收拾你!」

她纵身跳了出去。

我跟韩牛一楞,他大叫:「还能玩儿啊!你说咱俩这是为啥啊!」

然后他抱着我纵身跳了出去。

我能隐约听见卡尔在喊:「你们姿势不标準……」

我们自云端坠落,迎面的风吹得喘不过气,身体失重,海岸线和天空在视野里翻滚,云气嗖嗖从身边擦肩而过。整整半分钟的自由落体时间,我们并没有能手抓到手,并没有跟想像中一样可以在空中围个圆。我感觉自己连哭都顾不上,心跳震动耳膜,只能疯狂地喊:「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……」

开伞后,我看到蓝色绿色的地面,下方五朵盛开的彩虹。

我们被这个世界包裹,眼里是最美丽的风景,高高在上,晃晃悠悠飘向着落地点。

*

出发去模里西斯的前几天,我去阿梅家。他打开门,我吓了一跳。

他家里依旧保持着两个月前,何木子砸成满地碎片的局面。我说:「靠,都两个月了,你居然没收拾?」

他小心地绕开破碗、碎报纸、凌乱的书本、变形的书橱,说:「我会收拾的。」

那天喝高了。

他说:「这些是被木子打烂的。我每天静静看着它们,似乎就能听见木子哭泣的声音。我可以感觉她最大的悲伤,所以当我坐在沙发上,面对的其实是她碎了一地的心吧。我很痛苦,但我不敢收拾,因为看着它们,我就能体会到她的痛苦。」

他说:「她的心碎了,我没有办法。天气不好的时候,我只能把自己心上的裂缝拚命补起来,因为她住在里面,会淋到雨。很多时候,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努力,怎样加油,怎样奋不顾身,才配得上她。」

他哭了,低下头,眼泪一颗一颗地滴在地板上:「木子说,她很难过,我救救她好不好。张嘉佳,你说我可以做到吗?」

我点点头。

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。最大的勇气,就是守护满地的破碎。然后它们会重新在半空绽开,如彩虹般绚烂,携带着最美丽的风景,高高在上,晃晃悠悠地飘向落脚地。

不管他们如何对待我们,以我们自己全部都将幸福的名义。

作者简介:

张嘉佳,一九八○年出生于江苏南通,作家、编剧。曾任杂誌主笔、电视编 导。大学期间多才多艺,发挥自小爱阅读的文学涵养,自导自演多齣戏剧演出、发表近百万字的文章。创作多元丰富,二○○五年写了以大学生活为蓝本的长篇小说 《几乎成了英雄》、二○○七年完成网路小说《小夫妻天天恶战》与《情人书》。二○一一年首次担任电影编剧,以《刀见笑》荣获第四十八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提名。

二○一三年,他随手在网路上写东西,晚上八点开始写,十点前放在网上让大家睡前读。这些故事有些是他自己的,大多数是别人的。 他将这些题材重新打碎融合,记下来来往往的人们,记下他们在城市里挥洒汗水,浇灌爱情,用力生活的模样;他让所有故事绕着一间酒吧发生,并把胡言、悦悦、 管春、毛毛,甚至自己,还有一只狗写在故事里。

〈老情书〉把大家逗得又哭又笑,引发最多共鸣、分享;〈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〉在一 个晚上感动上万读者,有读者直呼拍成电影会破十亿票房;〈摆渡人〉在第一时间受到王家卫导演青睐;〈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〉则记下了自己学生时代朦胧青 涩的几段感情……这些陪伴大家每一晚的文字,后来集结成短篇小说集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。

最近出了一本以爱犬梅茜为视角的创作《让我留在你身边》。

张嘉佳微博

书籍介绍:

引爆150万次转发、4亿人阅读、超过10家电影公司抢购版权。畅销近300万册,10年来最畅销的华文故事。

一个胆小的男生,为什幺愿意不顾一切去跳伞......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